戲偶的產生有它實際功能的需求,而隨著環境變遷及社會價值的
演繹,戲偶創作亦步亦趨追隨創新腳步迎向新視野,也因為木偶
雕刻及刺繡是無法複製的手工生產方式,它們因為雕刻師的不同
呈現更多的風格流派,但流派已隨著多元化的社會不斷在解體分
化和重整當中;從它分分合合的組裝、拆解、重建…的過程當中—
我們瞭解了布袋戲不斷變化演進的生命和結構。
古典戲偶囿於製程中手工的繁複嚴謹,這樣的古典精神是規矩的
、細緻的—約束著認真思考的創作者。而戲偶藝術淵源於作者的
創作想像和社會因素,這是在嚴謹製程之外的包羅萬象;取之不
盡的社會題材與個人靈感激盪出的火花。
每一件作品的完成總是多少帶著偶然和歷史的邂逅。一位古典戲
偶雕刻師需有能力雕製各類型角色人物,但即使同一位雕刻師同
時做出同樣的角色,譬如是關公,這幾個關公頭也會有它的個別
差異,這是手工的特性—獨一無二。
成熟的雕刻師是思考型的雕刻師,不斷試圖在傳統的型制中,自
尋自創出戲偶藝術的特質風格。
一尊戲偶的產生,不單只有偶頭,它尚包括了服飾、盔帽、手腳
、兵器…等多項製作,這其中涵括了刺繡、中國結飾、安金、粉
線、摺紙、雕刻、彩繪…等各項傳統技藝;也因為一尊戲偶由頭到
腳皆需手工製作,並且是分工再集合而成(手腳、衣帽、配件、
偶頭是由不同的師傅分別製作,最後再經由戲偶”製作人”搭配
組合成完整的一尊戲偶),生產過程相當費神耗時,完成一尊戲
偶的偶頭至少需2~3個月,一件精細的龍袍或戰甲從刺繡到縫製
完成也需要20~30個工作天…而唯有在傳統手工的品質堅持下完
成的作品,才能產生一件經久耐看的戲偶。
彰藝坊所堅持的正是這樣的古典型制—掌中型戲偶—致力在”原
作”的完成度,這不同於制式化的生產模式(制式化生產是指雕
師只作特定角色的量產工作,每位雕師各自分配單一種角色來雕
刻,甚至在製作的過程中從木刻、粉臉、梳頭都由不同人分工來
完成的,這就失去了原作的意義)。